榆林产妇跳楼事件中,医院与家属可能均有违法行为

2017年8月31日,陕西榆林市第一医院绥德院区的一名产妇(马某茸)在待产时从医院坠楼身亡,引发了各界的强烈关注。老杨昨日夜里才看到相关报道,深感遗憾。不少网友质疑医院为何患者的生死掌握在他人手里。对此,老杨认为,患者的生死当然应该掌握在自己的手里。在所有类似医疗事件中,家属拒不听取患者意见,医院不听取患者诉求,均是违法行为,应当承担法律责任。根据相关报道显示,家属认为自己同意做剖宫产,是医院不给手术;医院认为已建议做剖宫产,是家属不同意做。因为事情真相尚未确定,故而本文分析的只是类似医疗事件中的法律责任问题,再推演至本事件中,并使用了“可能”字眼表示一种理论上的推断。

一、家属所违何法?

要点1:每一个公民均享有决定涉及生命健康方面事项的自由,不受他人干涉和侵犯。

每一个公民均享有生命健康权,虽然该权利未被载入《宪法》,但属于公民基本权利已得到广泛认可,《民法通则》第九十八规定“公民享有生命健康权”(新颁布未生效的《民法总则》第一百一十规定“自然人享有生命权、身体权、健康权、姓名权、肖像权、名誉权、荣誉权、隐私权、婚姻自主权等权利”)。所谓生命健康权,即公民享有决定涉及其自身生命、健康方面事项的自由。从另一方面说,每一个公民不能干涉、侵犯他人的生命健康权。

要点2:为什么患者家属有权利在医院的《知情同意书》中签字呢?

既然每一个公民的生命健康权由其自身决定,不受他人干涉、侵犯,患者的家属自然无权利干涉、侵犯,除非患者是一个无民事行为能力、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(如未成年人、精神病人等)。

具体至本事件,马某茸是一个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。马某茸的丈夫延某壮是基于马某茸的《授权委托书》才有了代为马某茸签署相关医疗文书的权利。根据医院提交的《授权委托书》,马某茸确实在《授权委托书》授权其丈夫延某壮“选择和决定签署有关医疗活动的同意书”。

要点3:即便家属有代理权,家属拒不听取患者的意见做出了损害患者权益的决定,是违法行为。

在代理关系中,代理人的权利来源于被代理人的授权,故而代理人应当听取被代理人的意见,根据被代理人的要求来行使代理权。故而在《民法通则》第六十六条第二款明确规定“代理人不履行职责而给被代理人造成损害的,应当承担民事责任”(新颁布未生效的《民法总则》第一百六十四条规定“代理人不履行或者不完全履行职责,造成被代理人损害的,应当承担民事责任”)。

具体到本事件中,家属延某壮作为代理人,如果被证实拒绝听取被代理人马某茸的要求和意见,做出有损被代理人马某茸的行为,属于不履行职责的行为,应当承担民事责任。

二、医院所违合法?

医院持有患者签署的《授权委托书》、家属签署的《知情同意书》等类似文书并不能免责。

家属代为签署《知情同意书》表面上是可以的,但患者如果神志清醒,医院不能单纯采纳该类《知情同意书》中的决定,理由是:被代理人(患者本人)在场,且神志清醒的情况下,当代理人(家属)与被代理人(患者)的意见不一致时,医院应以被代理人(患者)的意见为准。根据《医疗机构管理条例》第三十三条规定“医疗机构施行手术、特殊检查或者特殊治疗时,必须征得患者同意,并应当取得其家属或者关系人同意并签字;无法取得患者意见时,应当取得家属或者关系人同意并签字;无法取得患者意见又无家属或者关系人在场,或者遇到其他特殊情况时,经治医师应当提出医疗处置方案,在取得医疗机构负责人或者被授权负责人员的批准后实施”具体到本案:

要点1:从视频截图显示的情况来看,马某茸跪求家属要求做剖宫生产手术时,有医护人员在场;

要点2:根据报道,马某茸曾找过医护人员要求做剖宫生产手术。在医院提供的护理记录单中,也记录了“产妇不配合,要求剖宫产”;

要点3:医院已经建议马某茸做剖宫生产手术,并在明知代理人(延某壮)签署的《知情同意书》有损了被代理人(马某茸)的权益情况下,仍然采纳代理人(延某壮)的意见,有明显的过错。

三、《医疗结构管理条例》中存在的问题

根据《医疗机构管理条例》第五十三条之规定“医疗机构施行手术、特殊检查或者特殊治疗时,必须征得患者同意,并应当取得其家属或者关系人同意并签字;无法取得患者意见时,应当取得家属或者关系人同意并签字;无法取得患者意见又无家属或者关系人在场,或者遇到其他特殊情况时,经治医师应当提出医疗处置方案,在取得医疗机构负责人或者被授权负责人员的批准后实施”。针对“医疗机构施行手术、特殊检查或者特殊治疗时,必须征得患者同意,并应当取得其家属或者关系人同意并签字”,我个人的理解是:实施手术、特殊检查、特殊治疗必须要征得患者同意,并要求其家属或者关系人对要进行的治疗行为进行确认,但不得违背患者的意愿。故而,如家属不予确认或者根本没有家属在场,并不代表患者同意手术的表示是无效的。当然,《医疗机构管理条例》的该条规定确实是有问题的,逻辑上生搬硬套,文字表述上不够完整、明确,忽略几种情行:①只有患者在场且患者本人同意手术,无法取得家属或关系人同意和签字;②患者神志清醒且同意手术,但家属同意或不签字的情况。而本事件就属于这类未明确的情形。

四、老杨感悟

1、医疗是生死攸关的大事,医疗机构注重书面档案的形成是正确的,但不能因噎废食。根据《医疗结构管理条例》第三条规定“医疗机构以救死扶伤,防病治病,为公民的健康服务为宗旨”,故而因书面档案不够完整而不实施治疗是本末倒置的行为。另外,医疗针对的是患者,在患者的意见与家属的意见不一致时,当然要以患者的真实意见为准;

2、作为患者家属,应尊重患者意见,应当树立最基本的人权意识:即患者对自己的生命健康有决定权;

3、要加强国人的法律素养,从小树立“我的生命健康我做主”的意识,本事件中,患者学历不低,年级尚轻,何必去跪求家属呢?何不直接撤销《授权委托书》,自行签署同意剖宫手术的文书并与经治医师沟通呢?

逝者已矣,存者当思。

发布者

杨大宏律师

湖南理曜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、副主任律师。专业领域为刑事辩护、互联网法律事务、企业法律顾问、高端复杂民商事案件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